看到那个”某某晒书处”,高中下过的雨

No Comments

  看到那个”某某晒书处”,高中下过的雨
  教学楼的外墙不是贴的白瓷片,也不是涂的白涂料,是用一种细碎的石子抹上去的,只有两种颜色,红色和白色,现在说是灰色更符合些,还记得当时看了宫崎骏的《哈尔的移动城堡》,至今,仍是我最喜欢的动画,如果是之一的话,还有《龙猫》、《天空之城》、《风之谷》、《幽灵公主》、《悬崖上的金鱼姬》、《千与千寻》、《萤火虫之墓》,我是学生,正在准备考研,没有太多的时间或者说准时定期写些东西。
  我在县里的一个中学读高中,地方不算偏僻,就是十分破旧。教学楼的外墙不是贴的白瓷片,也不是涂的白涂料,是用一种细碎的石子抹上去的,只有两种颜色,红色和白色,现在说是灰色更符合些。
  学校很小,但是容纳了七千多学生,所以学校的建筑密度很大。学校里没有操场,体育课的地点,是在与学校一路之隔的公园。体育课是我们当时除了病假外唯一能出校门的机会。
  我读高中的三年,那里下过多次雨,大的小的,连续的或是间接性的,现在能记得写在纸上的只有寥寥数次。我高中用的是一把绿色的广告伞,它对雨的记忆应该比我深刻,可惜,它已经死于非命了。
  我上高中的第一场雨是在军训后。按惯例,高一新生军训在学期开始的第一周。军训后有两天的假期,可以回家休息,所以我在家看了高中生涯的第一场雨。屋檐一直挂着水柱,像冬天雪后的冰凌。高一的教室的顶层,没想到只有十年的教学楼竟然还漏雨,而我的座位刚好在漏雨的正下方,结果,不言而喻。现在,我仍记得穿着拖鞋甩去书里水的样子。书,完全湿透,手指一捏,书缝里会冒水的那种。我和同桌的书摆满了整个走廊,像唐僧师徒晒经书一样。如果我以后成为一个名人,学校应该会在那里立一块“某某晒书处”的牌子吧。但愿我成名前,那座楼还未拆掉。
  学校曾经流行“到二高来看海”这样一句话。学校在县城的西北角,地势低洼而且排水系统不好。曾听校长说学校拿15万来修排水系统,可“到二高来看海”的传说一直在。每次大雨,积水都要蓄积好长时间。如果周一下了一场暴雨,周五的体育课就不用上了,因为根本无法出校门。学校装了一体机后,下雨天的体育课就改为了中外影视作品鉴赏课,是不用写影评和观后感的。还记得当时看了宫崎骏的《哈尔的移动城堡》,至今,仍是我最喜欢的动画,如果是之一的话,还有《龙猫》、《天空之城》、《风之谷》、《幽灵公主》、《悬崖上的金鱼姬》、《千与千寻》、《萤火虫之墓》。宫崎骏是我最喜欢的动画制作人,这个没有之一。
  高三是一个忙乱的时代,好多影视剧将它塑造成爱情的摇篮,其实,不是的,至少对我来说不是的。高三里只有悸动没有骚动。每个人都是迷茫的、压抑的,还有那种像要发泄而不能的躁动,每个人都渴望自由,其实到后来才明白,高三但大学,只不过是从一个圈子跳到另一个圈子,始终逃不出佛祖的掌心。高三虽然每天都有大摞的卷子要写,我们仍会看些杂志,那时候大概是《疯狂阅读》、《看天下》一类的。我语文成绩较好,老师不太理我,我曾经在语文课上翻阅了整部《红楼梦》。有次下雨,我和隔壁桌的女生去学校里的小书店。那大概是春天,雨特别细,像喷雾,落在伞上没有“沙沙”的声音,等好久才能看到雨珠顺着伞骨滑下来。
  我和她各自撑着伞走着,说的什么话一点也不记得了,或许根本就没有说话吧!课间只有20分钟,我们简单的挑了一本喜欢的书,握着一角,在铃响之前回了教室。杏花微雨,乳燕双飞,我们有目的的散步,撑着伞,静默着,喧嚣的环境里似乎听到了树叶弹水珠的样子。我们之间没有爱情,友情,可能会有吧,已经好久不联系了!我还记得那幅画的原因可能是:那场雨在我高中生涯隐匿最美妙、最温情的一场雨,温柔地浸透了我躁动不安的心。
  我写了好多下雨的事情,这不是第一个,也不是最后一个。我喜欢雨。春天的雨细如发,轻轻扑在脸上,发丝间透着绿色的青草味;夏天的雨性急如雷,一场疾风骤雨后空气中总是弥漫着泥土的味道;秋天的雨大如豆,有分量,滴在伞上“吧嗒吧嗒”的,随着风,送来一种秸秆干燥的味道,很奇怪的气味,找不出词来描述;冬天的雨如人心般善变,触感冰凉,闻起来是清冽的,清冽不是一种味道吧,算是一种触觉。
  雨天,是一个看书、听歌、睡觉的好时候,只要有借口可窝在室内一整天。但还是到外面走走吧,想一想过去的事,看一看雨飘落的痕迹。
  雨天,是一个看书、听歌、睡觉的好时候,
  看到那个”某某晒书处”,真的是感触颇深,那时候的我们都喜欢胡思乱想,朋友也不多,三两个,有一些青春的忧郁。现在,自私的都已经回不去了。
  写得不错,有没有兴趣投稿呢?我是《知识窗》杂志的编辑,可与我联系:
  首先谢谢肯定。我是学生,正在准备考研,没有太多的时间或者说准时定期写些东西。不能按时交稿的您估计也不喜欢,所以,本着为杂志社负责的原则,对于这个邀请,我暂时不能答应,实在抱歉。不过我还会不定期在上发的一些小文章,如果有需要转载,请联系我。
  首先谢谢肯定。我是学生,正在准备考研,没有太多的时间或者说准时定期写些东西。不能按时交稿的您估计也不喜欢,所以,本着为杂志社负责的原则,对于这个邀请,我暂时不能答应,实在抱歉。不过我还会不定期在上发的一些小文章,如果有需要转载,请联系我。
  首先谢谢肯定。我是学生,正在准备考研,没有太多的时间或者说准时定期写些东西。不能按时交稿的您估计也不喜欢,所以,本着为杂志社负责的原则,对于这个邀请,我暂时不能答应,实在抱歉。不过我还会不定期在上发的一些小文章,如果有需要转载,请联系我。
  首先谢谢肯定。我是学生,正在准备考研,没有太多的时间或者说准时定期写些东西。不能按时交稿的您估计也不喜欢,所以,本着为杂志社负责的原则,对于这个邀请,我暂时不能答应,实在抱歉。不过我还会不定期在上发的一些小文章,如果有需要转载,请联系我。
  教学楼的外墙不是贴的白瓷片,也不是涂的白涂料,是用一种细碎的石子抹上去的,只有两种颜色,红色和白色,现在说是灰色更符合些,还记得当时看了宫崎骏的《哈尔的移动城堡》,至今,仍是我最喜欢的动画,如果是之一的话,还有《龙猫》、《天空之城》、《风之谷》、《幽灵公主》、《悬崖上的金鱼姬》、《千与千寻》、《萤火虫之墓》,我是学生,正在准备考研,没有太多的时间或者说准时定期写些东西,但愿我成名前,那座楼还未拆掉,我喜欢雨,现在,自私的都已经回不去了。

Categories: 散文天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